申请邮箱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宁强新闻宣传网欢迎您!
新闻中心
公告公示
文明创建
多彩汉源
中国梦
舆情理论
两学一做专题
全民阅读书香汉源
文化艺术
图说宁强
十八届六中全会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艺术>宁强文学>内容


一个王朝的背影

来 源:宁强县委宣传部 作 者:王秋伟 时间:2017-05-05 点击:

     二十年前,当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每天在汉江河边玩耍嬉戏的毛头小子时,内心却总被一个神秘而又动人的梦境久久萦绕。每当夜深人静,在我的梦里总会出现这样一幅画面:一位面目狰狞的老者身穿戏服、手拿神杖,嘴里念着无法听懂的呓语,赤脚从烧红的铁板上缓缓走过;不远处,一个身穿艳丽服饰,带着羊头面具的少女在一堆篝火旁偏偏起舞。每当少女将要摘掉面具露出她那张让我期待已久渴望看见的脸庞时,一道白光从眼前突然闪过,将我从睡梦中硬生生地惊醒!

     直到有一天,当我跋山涉水,从汉中盆地一路向西来到宁强时,我才恍然大悟:其实,在长达数十年时间里,那张让我感到神秘而又渴望看见的脸庞一直在召唤着我,等待着我。二十年前,那个在我梦中翩翩起舞的少女,或许正是我现在的妻子!与此同时,一个神秘而又古老的民族正在走近我的视线,一种莫名的灵魂冲动正在频频爆发。

     玉带河畔,东山之上,千百年来一座碉楼在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而在碉楼对面几幢极具特色的建筑群与之静静对峙。建筑群里陈设着一个古老民族的模糊痕迹:一个个关于当地羌族和羌文化的灿烂与文明,一个个集聚当地羌风、羌俗的古老传说,一个个当地古老羌族生产、生活最真实的证据!这便是宁强县羌文化博物馆。当古老的民族遇上一个满身好奇的翩翩少年,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翻看历史的风尘,一场腥风血雨正在呼啸袭来,一段陈年往事隐约浮出水面……

     公元1227年,一个横跨欧亚版块在欧洲战场所向披靡的战神,一个带领着自己军队占据了从漠北高原到黑海,拥有相当于四倍的亚历山大帝国、两倍的罗马帝国的伟大征服者成吉思汗,在他战斗力最巅峰的时期,却在南征的路上戛然而止。弥留间,他带着前所未有的重创和遗憾高喊:灭绝唐古特!而当他到死都恨的咬牙切齿的唐古特,正是党项羌人李元昊建立的西夏王朝。

     面对成吉思汗悲怆的遗言,激起了蒙古将士对唐古特的无比仇恨。从此。一场史上最恐怖的复仇开始了。蒙古人集结史上最强悍的部队开始疯狂攻城,面对敌我悬殊的厄运,身体里流淌着羌族特有血脉的党项人没有选择投降,而是选择了誓死坚守来之不易的国家政权,誓死坚守自己不可妥协的民族尊严。

     在历史洪流面前,这场战争注定是要以党项人的失败画上句号。待到城破之时,便是无尽的杀戮和屠城……

     而后,蒙古人一统华夏大地,建立了元帝国。并分别为宋、辽、金修整了历史,却唯独没有给他们无比仇恨的西夏王朝修史书。短短一百多年时间后,唐古特就彻底从历史上消失了。西夏,这个曾经拥有无比文明的国度从此被历史的风尘彻底掩埋。泱泱二十四史中,没有唐古特的史册,一个伟大的民族从此“蒸发”!

     当初,他们为了生存从青藏高原,一路迁徙到黄土高原,从而建立了近200年西夏文明的党项羌人,难道真的在蒙古人那次充满血腥的杀戮和屠城中遭遇了“灭族”的厄运?

     历史总在不经意处泛起波澜,一直到1804年,一个叫张澍的年轻人,第一次轻轻叩响了隐秘的历史之门。在一座寺庙里,他发掘了一块封尘百年刻着奇怪文字的石碑,而这正是西夏文!在消失了五百年之后,一个神秘的民族开始若隐若现。

     行走在羌文化博物馆,一件件出土的文物令人赞叹,一件件至今在大山深处宁强人民身上保存的羌人独有的风物人情令然兴奋!一个曾经的古老文明留下的蛛丝马迹,在这里找到了些许相通点。和贺兰山下西夏行宫砌法一模一样的碉楼、当地数目庞大的端公、神秘而又幽怨的锅庄、独特而又绝伦的羌绣、共同的祭祀图腾、频繁出土的石棺墓葬群,总是让人浮想联翩……

     或许在即将攻破城门的前夕,党项族人选择了“存留血脉”的逃亡,途经这里发现了和他们有着共同生活习惯的羌人,便隐姓埋名住了下来,周而复始,繁衍生息。或许,在最初离开青藏高原的那次大迁徙中,他们的部分宗族便在此留了下来,这次落荒而逃的仓促遇见本是在千年之后的再次邂逅……

     或许这是一种相隔数百年的牵强附会,或许二者之间真的有某种联系,要不怎么在几百年后同为党项羌人的李自成过宁入蜀,把大明王朝搅得天翻地覆!这是一个具有浪漫色彩又有神奇色彩的猜测,真相究竟是什么,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到处都是未接之谜。

     时间可以改变历史,却永远无法阻挡历史的真相,我们有待历史学者的到来!

     这是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民族,正在穿越重重迷雾,向我们一步步走来,越来越清晰……    


【编辑:王秋伟   编审:吴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