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言文 > 正文

《尊卢沙》宋濂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来源:中华诗词网 | 作者:中华诗词网 | 发表时间:2019-09-11 21:13:00 | 点击:177
作品简介《尊卢沙》选自宋濂《宋文宪公全集》卷三十七《燕书四十首》。这是一则寓言。尊卢沙是一位虚构的人物

《尊卢沙》宋濂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简介《尊卢沙》选自宋濂《宋文宪公全集》卷三十七《燕书四十首》。这是一则寓言。尊卢沙是一位虚构的人物,他好夸谈,竟然以他的夸谈唬住了关吏、大夫、上卿,从而得见楚王,又以夸谈谋得楚卿。但晋侯率诸侯之师打来时,他却只有瞠目结舌、束手无策了。最后只能说出割地求和的投降一法,落到了被割去鼻子,逐出了朝廷。

《尊卢沙》宋濂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原文

尊卢沙

秦有尊卢沙者,善夸谈,居之不疑。秦人笑之,尊卢沙曰:“勿予笑也,吾将说楚以王国之术。”翩翩然南。

迨至楚境上[1],关吏絷之[2]。尊卢沙曰:“慎毋絷我,我来为楚王师。”关吏送诸朝。大夫置之馆,问曰:“先生不鄙夷敝邑[3],不远千里,将康我楚邦[4]。承颜色日浅[5],未敢敷布腹心;他不敢有请,姑闻师楚之意何如?”尊卢沙怒曰:“是非子所知!”大夫不得其情,进于上卿瑕[6]。瑕客之,问之如大夫。尊卢沙愈怒,欲辞去。瑕恐获罪于王,亟言之。

王趣见[7],未至,使者四三往。及见,长揖不拜[8],呼楚王谓曰:“楚国东有吴越,西有秦,北有齐与晋,皆虎视不瞑[9]。臣近道出晋郊,闻晋约诸侯图楚,刑白牲[10],列珠盘玉敦[11],歃血以盟曰[12]:‘不祸楚国[13],无相见也!’且投璧祭河,欲渡。王尚得奠枕而寝耶?”楚王起问计。尊卢沙指天曰:“使尊卢沙为卿,楚不强者,有如日[14]!”王曰:“然敢问何先?”尊卢沙曰:“是不可空言白也。”王曰:“然。”即命为卿。

居三月,无异者。已而晋侯帅诸侯之师至,王恐甚,召尊卢沙却之。尊卢沙瞠目视,不对。迫之言,乃曰:“晋师锐甚,为王上计,莫若割地与之平耳[15]。”王怒,囚之三年,劓而纵之[16]。

尊卢沙谓人曰:“吾今而后知夸谈足以贾祸[17]。”终身不言。欲言,扪鼻即止。

君子曰:战国之时,士多大言无当,盖往往藉是以媒利禄。尊卢沙,亦其一人也。使晋兵不即止[18],或可少售其妄,未久辄败,亦不幸矣哉!历考往事,矫虚以诳人[19],未有令后者也。然则尊卢沙之劓,非不幸也,宜也。

《尊卢沙》宋濂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注释
[1]迨:及,等到。
[2]絷(zhí)拘禁。
[3]敝邑:古时谦称自己的国家。
[4]康:昌盛,壮大。
[5]承颜色:意谓幸得见面,客套话。
[6]上卿:三代时,天子和诸侯都设有上、中、下三卿。上卿最为尊贵。瑕:人名。
[7]趣:同“促”,催促。
[8]长揖:拱手自上而至极下为长揖。
[9]瞑:闭眼。
[10]刑白牲:宰白马,作盟誓的牺牲。
[11]珠盘玉敦:用珠玉装饰的盘和敦。
[12]歃(shà)血:古代会盟时,双方口含牲畜之血或以血涂口旁,表示信誓,就称为歃血。
[13]祸:损害。
[14]有如日:这是指着太阳发誓的话,以示信。
[15]平:讲和。
[16]劓(yì):古代割掉鼻子的刑罚。
[17]贾(gǔ)祸:招祸。
[18]止:停止。
[19]矫虚:弄虚作假。
[20]师:当···的老师

《尊卢沙》宋濂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原文

秦有尊卢沙者,善夸谈,居之不疑。秦人笑之,尊卢沙曰:“勿予笑也,吾将说楚以王国之术。”翩翩然南。

迨至楚境上,关吏絷之。尊卢沙曰:“慎毋絷我,我来为楚王师。”关吏送诸朝。大夫置馆之,问曰:“先生不鄙夷敝邑,不远千里,将康我楚邦。承颜色日浅,未敢敷布腹心;他不敢有请,姑闻师楚之意何如?”尊卢沙怒曰:“是非子所知!”大夫不得其情,进于上卿瑕。瑕客之,问之如大夫。尊卢沙愈怒,欲辞去。瑕恐获罪于王,亟言之。

王趣见,未至,使者四三往。及见,长揖不拜,呼楚王谓曰:“楚国东有吴越,西有秦,北有齐与晋,皆虎视不瞑。臣近道出晋郊,闻晋约诸侯图楚,刑白牲,列珠盘玉敦,歃血以盟曰:‘不祸楚国,无相见也!’且投璧祭河,欲渡。王尚得奠枕而寝耶?”楚王起问计。尊卢沙指天曰:“使尊卢沙为卿,楚不强者,有如日!”王曰:“然敢问何先?”尊卢沙曰:“是不可空言白也。”王曰:“然。”即命为卿。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nqxcb.cn. 中华诗词网 版权所有
唐诗宋词古诗赏析-中华诗词网苏ICP备19029304号 | 网站地图 | TXT |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7个工作日内处理。管理员邮箱:l39404356youjia@163.com